17年近500条空间状态 一个打工者的”QQ日记”

  “真希望这个厂快点倒闭,倒闭了我就能没有顾忌地回家了”,这是一位视厂如家的“元老级”农民工在他的QQ空间发表的最新“状态”。不知道他听谁说,如果厂子倒闭,企业就能一下替他买完所有的养老保险。

  “是走是留,养老保险真犯愁!”赵永军告诉记者,他现在很想回家,但是考虑到养老保险要连续缴纳15年才能提取养老金,又很纠结。“想打包回家,可青春奉献给厂子了,养老保险也交了7年了,你说怎么办啊?现在是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悬在这里。” 3月5日,在他的QQ空间里,一位朋友劝他打包返乡,他回复道……

  聊起这17年的打工生涯,本来善言的他用了一个字来概括:“苦”。2009年5月26日,他发表第一条QQ空间状态,至今已累计发表490余条心情状态,十几字到百余字的“短语”汇成了一本打工者的心情日记。

  “刚开始来什么都不懂,很想回家,可是身上没有回家的路费啊”,初来乍到,面对厂里的封闭式管理和一些老员工的“欺负”,赵永军很是委屈,但是不久,他就调整了心态。“我都忘了我帮那些组长洗过多少次衣服了”,他的勤快和热心很快让他有了不错的人缘。

  “刚去时当电焊工,那焊花真刺眼,眼睛比害红眼病还痛,面部也蜕了皮”,进厂第一个月,他拿到了550元工资,但还没有捂热,他就将其中的500元钱汇给了家里。

  “我们在外打工,上冷落父母,下冷落孩子,中冷落妻子”,赵永军回忆说,“我在这公司有两次连续三年没有回家,第一次连续三年没有回家,妈妈说,‘儿呀!你不想我们,我想你啊’,说得我心里像刀割一样痛,我眼泪止不住往下流”,赵永军说,他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,连信都不用写了,也不用排长队打两元钱一分钟的长途电话。

  “寂寞的休息日啊!别人休息日比翼双飞相伴,我只有孤独寂寞相随啊!这种日子何时能到头呢?”2011年6月5日,赵永军的QQ空间里发表了这样一条状态。

  他告诉记者,早些年,因为夫妻俩异地,一年也亲热不了几回,而那时在他们厂里,即使夫妻俩人是同事,也没有多少机会过夫妻生活,“那时候鞋厂就像个监狱”,厂里不让外出,很多夫妻就熬到夜深人静后在厂区的草地或者餐厅亲热……2001年,他们厂里的管理渐渐宽松,他也得以申请到外面租房,妻儿每年寒暑假都能去探亲。

  近几年,他的妻子在家照看一儿一女,偶尔因为家庭琐事在电话那头吵得很凶,有时甚至到了离婚的边缘,而只要俩人一见面,一切又都烟消云散。

  拥有高超锅炉修理维护技术的赵永军,工作之余经常被一些厂家花钱请去做维修工作,干一些私活,手头日渐宽裕。去年年底,赵永军拿出多年的打工积蓄,给妻子买了一辆本田雅阁,喜得妻子心里美滋滋的,夫妻见面更加方便,一家老小春节走亲访友时也不用几个人在寒风中挤一辆旧摩托车了。

  长期在外打工,赵永军两口子将照料孩子的事情多半交给了家里的老人。提到儿子,他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打在儿身,疼在父心啊!儿啊!你什么时候能理解我苦衷啊!你的叛逆期什么时候能醒悟呢?我很无奈啊!”2011年5月4日,上中学的儿子到了“谁都管不住”的地步,赵永军一气之下,从佛山赶回信阳老家,咬着牙把孩子“教训”了一下。

  这条QQ空间状态发表后不到一年,他早恋且辍学的15岁儿子提前让41岁的赵永军当上了爷爷,“儿媳”跟儿子是中学同学,女孩的父母常年在杭州打工,她成了一名“留守儿童”。对此,赵永军觉得真是“哭笑不得”,事已至此,他肩上的担子只能更重了。

  “妈妈,9月25日是你60寿辰,不孝儿子,远在千里他乡未能回去贺寿,请原谅儿子现在的苦衷啊!我人没能回去我心已经回去了……”2010年10月30日晚,他又发表了一条状态,而一年后的9月2日,他的母亲在干农活时,不幸被蜱虫叮咬而去世,成为当年“信阳蜱虫疫情”的受害者之一。

  “越是要忘记,越是难忘,又想起妈妈留最后一口气,等不孝儿回去。睁开眼睛看我最后一次,没有说话就走了,我现在总是感觉妈妈在叫我!就是看不见!妈妈你在天堂能听见我说话吗?我好想您啊!” 回忆弟弟来电话说母亲病重,噩耗如雷,他几乎是一路哭着回老家,小女儿在火车上给他擦眼泪的情景他至今难忘。

  谈及未来会回到农村还是留在城市,赵永军仍感觉到两难。“很希望将来有好的政策出台,解决打工者的问题,让我们不再为难下去。”(徐新星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标签: qq日志标题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