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员的“工作日志” 应该由群众来写

  考核干部当然要考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,但是,这个写作者不应该是官员自己,而应该是官员辖区内的群众。让群众来给干部写“工作日志”。常言说得好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人心就是一杆秤。官员是不是真心为民?是不是清正廉洁?是不是真办实事、做好事?辖区内的群众都是一清二楚的,所以,请他们的给官员写“工作日志”,并把其“作为干部年度考核和提拔任用的重要参考依据”,比官员自己给自己写要有公信力得多,也更加让人服气!

  安徽铜陵市自2009年起在党政群机关和事业单位推行“工作日志”制度。按照写实原则,采取一日一记、一周一报,分层管理、“晾”网络等方式,作为干部年度考核和提拔任用的重要参考依据。(07月02日来源:中国新闻网)。

  日志从其本质上来说,是一个人关于自己行为、思想、感想等等的记录。严格地说是个人心声的流露,行为的记录,思想的总结,是一件非常个人化、非常私人性的事情。它也应该是非常真实、非常客观的文字记载。当然,也有些人因为身份的原因,在故去之后,日记被曝光了,成了史料。如鲁迅、蒋介石、雷锋等等,他们的日记都记录了时代的风云,也记下了个人生命的历程,记下了自己思想的脉络,是弥足珍贵的史料。但是,都是在他们的逝世之后才曝光于世的,这样才让人感到真实、可信。

  然而,没有想到,在安徽铜陵市,日记竟然还有“干部年度考核和提拔任用的重要参考依据”的功能。并且要“一日一记、一周一报,分层管理、晾网络”。应该说,铜陵市委采取这个措施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,能不能够达到目的则令人怀疑。且不说无论写什么,写作者本人都会带着自己的偏见、有自己的倾向,都不可能是绝对的客观。更何况什么东西一旦和个人的物质利益、和自己的升贬进退挂起了钩,就都有可能异化变味,就有可能只成为一种形式、一种过场。因此,人们不禁要问:这种非常个人化,非常私人性的日记因为成了“干部年度考核和提拔任用的重要参考依据”,会不会演化成了一些不会做事,但会做秀;不愿干实事,但会玩虚功;不愿俯下身子疗民疾苦,却会纸上书写“工作日志”的官员们“上位”的道具?

  这种担忧并不是无端猜想,更不是空穴来风。只要百度一下,就可以看到销售“工作日志”,销售“民情日记”的广告是铺天盖地。官员们不需要自己动手、动脑,甚至还不需要自己掏腰包就能够买到那种文采飞扬,催人泪下的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。如今连那些剽窃、抄袭来的高水平、高质量的科研论文都不易辨别真伪,被人识穿,更何况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,又有谁会花心思、花精力去证其真伪呢?靠“工作日志”来考核干部,有可能兢兢业业做事,但是不善于记“工作日志”,又恪守做人准则,不愿意花钱购买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的干部会淡出组织提拔的视线。而那种不愿做事,只会写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,甚至花钱买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的干部升迁之路还可能会一路绿灯的!

  因此,笔者认为:考核干部当然要考“工作日志”、“民情日记”,但是,这个写作者不应该是官员自己,而应该是官员辖区内的群众。让群众来给干部写“工作日志”。常言说得好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人心就是一杆秤。官员是不是真心为民?是不是清正廉洁?是不是真办实事、做好事?辖区内的群众都是一清二楚的,所以,请他们的给官员写“工作日志”,并把其“作为干部年度考核和提拔任用的重要参考依据”,比官员自己给自己写要有公信力得多,也更加让人服气!

标签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