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评:官员“服务日记”最好是写给民众看

  最近关于“官员日记”的消息不少,前有“日记”、“日记”,今日又搞出了“服务日记”。据22日《扬子晚报》报道:为解决权力运行中梗阻的现象,江苏泰州海陵区今年在36个实权部门选择105名科长进行“追踪”评议,要求105名科长在规定的日记本上,对其每天的工作进行记录,分管领导每周要对他们的日记进行“面批”,区作风办定期抽查。泰州市海陵区纪委高卫东透露,目前该区已有5名干部因记日记不认真被诫勉谈话。

  实事求是地讲,有监督比没监督好。但监督的核心内容,就是盯住被监督者不希望被看到的东西;而自己撰写服务日记送给领导“面批”,最突出的特点,就是监督者看到的是被监督者希望你看到的东西。这套游戏规则,很有点“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”的讲荣特色,笔者上小学写周记呈送给班主任大人审阅的时候,就深谙此道。没错,有五个干部被诫勉谈话了,原因只是记日记马虎了事,一页纸只写了几个字,这到底是表明他没好好干工作,还是排斥这种形式主义而有意为之?没错,有干部被作风办点名表扬,原因只是人家会写日记,能在日记中把主动帮助企业申请注册商标的过程描绘得有声有色。难道工作干得好不好,只等于日记写得多与少?

  这样的“监督创新”,怕是会逼着官员们提高写日记的水平。而很可能的坏处,是逼出一些夸夸其谈的干部,整天把精力放到琢磨怎么写日记迎合上级分管领导上。

  “服务日记”这种汇报工作的监督模式,充其量算是一种系统内循环的“选择性被监督”罢了。实际上,接受考评的公检法、工商住建局等热点部门,都是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“窗口”行业,最该把每日工作向百姓汇报接受监督。而现在,被“曝光”到媒体上、社区阅报栏的只有这些人的姓名、职务、职能、公开承诺等“公共信息”,最为关键的工作汇报时没有的,即便搞成形式的“服务日记”也只是给上级看,民众又如何对其监督呢?催生的仍然是一套对上不对下、对官不对民的内部监督游戏。中央要求增加基层权力运行的透明度,如果“服务日记”能公开,能写给百姓就好了。否则,这样的“创新”只会被说成是忽悠老百姓。(毕诗成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标签:

相关文章